周聞韜 本報記者 田文生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17日02版)
  因為要挑起養家的重擔,山東農村青年趙青雲兩次無奈放棄上大學的機會,歷經6年多的漂泊,換了10份工作。今年夏天,第3次收到錄取通知書的他終於圓了自己的大學夢。
  2005年清明節前夕,趙青雲正全力備戰高考。年邁的父親因承包工程虧損,一夜間血本無歸,這一變故讓家庭突然陷入困境,患有關節炎和動脈粥樣硬化的父親精神分裂症複發,而母親也因患有腰椎間盤突出和靜脈曲張,不能幹太多農活。
  此刻,趙青雲的妹妹正準備中考。“如果我去念大學,迫於生活壓力,家人肯定就不會讓妹妹上學了。”趙青雲決定以上大學的名義外出打工,掙錢養家,供妹妹讀書。
  一個多月後,趙青雲收到了山西省一所醫科院校的錄取通知書。他告訴父母可以辦理助學貸款,還可兼職,說服他們讓自己“上大學”。然後,他帶著東拼西湊的5000元“學費”踏上了“西行求學”的道路。
  他來到山東的一處建築工地安頓下來,乾著繁重的體力活。為了和家人通話時能自圓其說,一有空,他就上網關註一些山西的民俗風情以及天氣變化等日常信息,瞭解一點大學生活的細節,如選課、學分等。
  他每個月給家裡寄四五百元,“畢竟是在‘上大學’,有錢也不能給太多,以免他們起疑心”。
  轉眼間“寒假”來臨,該回家了。他在火車上仔細推敲著每一個面對家人的細節。“我去買了一些專業書,故意暴露給他們看;此外,還會特意聊一些山西的生活習俗,甚至說話要有一些山西口音,“如把‘我’說成‘俄’”。
  再次和父母話別後,因為“想掙更多的錢,又擔心在一個地方待久了也可能會碰到更多的熟人”,趙青雲開始頻繁“跳槽”,先後在服裝廠、餐廳打過工,還當過保險業務員,乾過雞鴨屠宰、公司操作員和保安。
  在外漂泊快兩年時,2007年5月,師範生免費教育政策正式出台,師範生免收學費、住宿費,每個月還能領到生活補貼。
  這個消息讓趙青雲的大學夢再度複蘇,“我平時的生活費在300元/月左右,600元的生活補助已綽綽有餘,何不再拼一次?”他找到打工所在地的中學,向老師說明瞭情況,深受感動的老師同意他跟高三的同學一起複習。
  可是,由於長時間未系統學習,他衝刺一個多月卻並未如願——他的成績僅僅達到二本,被山東的一所普通院校錄取。“自己負擔學費是很不現實的”,趙青雲只能再次將他的大學夢放下,繼續四處打工養家。
  2009年夏天,趙青雲的妹妹考取湖南的一所大學,此刻,他應處於“醫科大學”的實習階段。“實習的‘收入’讓我能名正言順地給妹妹多打一點錢,一個月差不多700元。還會在假期一次性給她四五千元,用做生活費。”
  他的妹妹在大學里兼職,還拿到了國家勵志獎學金,再加上假期打工所得。慢慢地,家裡的經濟狀況開始好轉。
  2011年,趙青雲的人生再度發生轉折,此時,他在一家外企負責庫房管理,工作勤奮認真,提出的建議還得到了公司的嘉獎。一個偶然的機會,部門主管知曉了他的情況,鼓勵他著眼更遠的未來,繼續學習。
  2012年3月,他正式離職,重返校園。這年夏天,趙青雲第三次參加高考,成績超出山東省劃定的一本分數線40多分,如願考取西南大學物理科學與技術學院免費師範生專業。
  當他的大學錄取通知書寄達時,全家人才知道真相,一起度過了一個又是眼淚又是歡笑的不眠之夜。
  進入西南大學後,趙青雲刻苦學習,積极參加活動。在大二上學期,他參加了班長競選,併成功當選。他還被評為西南大學自立自強先進個人、西南大學優秀學生幹部。  (原標題:趙青雲:打工養家6年後終圓大學夢)
創作者介紹

beatbox

sc71sclei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